有病没病都得打针!齐鲁网网友投诉临沂妇幼医院医疗黑幕

2017-01-26   作者:   来源:

我家双胞胎,满周37+1出生,无任何病史。出生一个半月左右,宝宝早晨爱使劲,小脸通红,他妈不放心,我就带着他们去临沂新妇幼检查,等待过程中我就观察到(因本人曾经被医生坑过)几乎每个抱着宝宝的父母病因

摘要:我家双胞胎,满周37+1出生,无任何病史。出生一个半月左右,宝宝早晨爱使劲,小脸通红,他妈不放心,我就带着他们去临沂新妇幼检查,等待过程中我就观察到(因本人曾经被医生坑过)几乎每个抱着宝宝的父母病因

我家双胞胎,满周37+1出生,无任何病史。出生一个半月左右,宝宝早晨爱使劲,小脸通红,他妈不放心,我就带着他们去临沂新妇幼检查,等待过程中我就观察到(因本人曾经被医生坑过)几乎每个抱着宝宝的父母病因都差不多,就是宝宝爱使劲,而且被医生要求去做彩超,之后就是拿药。注意,是每个人都是。到我们时,医生先是询问宝宝病情,然后问,是否产?不是,满周出生。是否住保温箱?没有,出生很健康。产前是否宫缩严重并吃过药?没有,只有一次吵架宫缩后去临沂人民医院,到了之后又没事,医生就让回家了。然后医生就说了一句:“双胞胎一个5.2斤,一个5.4斤,太沉太大了也不好。”我们问什么意思,医生就笑着解释说双胞胎最合适的是4斤。当时我就觉得这医生是在暗示什么。然后医生让我们把宝宝放到旁边一平台上,摆弄了几下说,不用查了,这小孩肯定是肌张力过高,我媳妇急了,就问,肌张力过高怎么办,医生说,过高严重会导致脑瘫,得打营养针,先打三个疗程,一疗程十天,然后歇十天再打下一疗程。问了价格是1500左右一疗程,也就是我们得花9000多块钱。然后开了个单子没让
我们去查彩超。查彩超时,四姐打电话(她宝宝也是乱蹬乱踢-不肯很爱,被断定肌张力过高)问情况,然后说之前她宝宝是在市人民医院查的,那里有一个专治肌张力的专家,姓李,她在市人民和胸科医院轮流坐诊,今天咱妹妹(我叔家妹妹,她宝宝因早产也是打营养针,感觉营养针快成一个万能药了)正在胸科医院那打营养针的,你现在去那边找那个专家看吧。”
然后二姐也打电话说,她家周围很多刚出生的孩子都是打营养针,医生还说临沂几乎每个孩子都肌张力过高。我们拿彩超单去找医生,医生看了看说没事,然后借没拿钱为由婉拒了医生先给开三疗程药的建议。我们去胸科医院,妹妹已经把我们的情况告诉了李医生(女,年龄约四五十,烫发,偏胖,不高,戴着眼镜),然后李医生问了情况,还是那些问题,连摆弄也没摆弄,只是看了一下宝宝,就说,肌张力现在还不到三个月看不出来,不过使劲得打两个疗程的营养针,你们先去做一个ct。一直到下午拿出结果,医生看了一眼,没几秒,说,没事,先打针吧。我个人不愿打针,因为从新妇幼和胸科医院我见了很多都是进去就让打针,我实在相信不了仅仅是因为宝宝使劲或者哭闹脸红这一个很小的问题就要花数十天,几千元去打一个医生所谓全临沂市都会应该打,打了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营养针!但是我妈说
打吧,我几个姐也打电话说就算小孩没事,打了也放心不是。媳妇也是这个意思,所以我还是交了一个疗程的钱,三千左右。还有就是这一天只是检查就花了一千多。我们不是土豪,只是普通工人加农民。这四千元已经相当于我两个月的工资,我更恼恨的是辨不清现在错与对,正与反,只能抱着花钱买心安的悲哀!!!第二天开始打针,整个医疗室的人很多,目测三四十,还不算站着陪护的,而且每分钟都有走的,新来的。看着两个宝宝因头上被插针疼痛哭的样子,真的很是心疼,我妈和媳妇也偷偷的抹眼泪。都是抱着孩子挂针的母亲或者孩奶奶,所以共同话题很多。我听着他们问的更多的是你们也是因为宝宝使劲才打针的吗和你们打了几个疗程了,管用吗。
很多得知我们双胞胎没早产没住保温箱没产前吃过药都很奇怪的问:“那你们怎么也打针?”我也想问自己,到底是为什么打针?如果宝宝真的应该打,那起码告诉我一个足以让我信服的理由!后来我们又打了一个疗程,我每天早晨请了一个小时的假送他们去打针,每天交谈中也都是只要你来,就让你打针,我很是奇怪,即使真的或多或少会有肌张力过高的宝宝,但是,不至于每一个来的都是肌张力过高吧???两个疗程后,我们去找医生看看是不是不用再打了,另一个医生(李医生在另一个医院,这个医生三十多,很有气质,也是女性),她看了看说孩子很好,要不再打一个疗程吧(注意,用的是“要不”这个模糊词)。最后我们没打就回家了。事情到这本来告一段落,来回折腾的将近一万,但孩子在每天早晨去的过程中老是咳嗽,吃了十几天的药才好,本来自己躺着睡就好,但因抱着打了二十多天的针,不抱着在也睡不着,宝宝的生物钟也乱了,晚上醒的次数不减反多了起来。我不知道这一切到底哪一个环节出了错?我也不知道是这个国家病了,还是这个时代的人病了。

转自http://minsheng.iqilu.com/questions/display/105464

 

 

分享

  • 责编: